高职大学生。社团活跃分子。业余摄影师。偶尔辞藻牢骚。汉笙是诗人,秦川乱步是小说笔名。

告之

本帐号将潜心钻研悬疑小说。并且以后此帐号只发悬疑小说。

诗歌和散文请转至:

咸鱼&咖啡(http://ishanson.lofter.com/)


同人不同名。可能也是我分裂和冲突的人格趋向所致,我会用秦川乱步(悬疑类小说)汉笙(诗歌)张咸鱼(散文、其他小说)三个笔名发布不同风格和类型的作品。谢谢支持!

和这个城市的联系

说到和每个在某个时段生活的城市是如何联系的。我一般喜欢坐在公交车站来解决这个问题。地铁站太压抑,并且人会很拥挤,不适合观察人和这个城市的心情。我常常会在株洲的公交车站坐着,看着小朋友背着书包和同学交谈、妇女抱着婴儿发出滋滋的声音、情侣在等待的闲暇那些可爱的小动作。这是我联系这个城市的方法,偶尔我还会衔上一根烟,在这样窥探形形色色的人们的行为中变成街道上形形色色中沉默的一角。若是碰见了心仪的车次,我会坐上去,我不会带耳机听歌,会专心地看着车窗外城市的变化和气息,会听着车厢内人们诉说的关于自己和这个城市的零零碎碎的故事。当得到满足之后就会下车回到来处。这是我如何和这个城市联系的故事。

《自杀》第一章~第二章


       这个稿子从14年就开始构思了,写了一半多一点的样子就目前完成的情况。其实我自己是希望能让她和大家以纸质的方式见面的,可是这终究是个梦想而已,国内的各种制度(不允许自助出版,不允许个人申请书号……)还有出版社的高瞻远曙都没法让我完成这种夙愿。想想就好了吧。之前没发说来也是自负,是担心版权问题,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尽量把她写完吧。这个故事是以“图灵”为原型的,一年前突然对计算机语言有了兴致,学了很长时间没记得几个代码却把计算机发展史给记下来了,当时对图灵这个人很感兴趣,然后就去了解了一下,有一点要声明这个故事开始...

夜半乱填词

最近几天闲着太无趣,然后想把吃了3年的抗抑郁药停了。就计划了停药的步骤,第一个周先从1片减为1/2片……计划实施到第四天就失败了,减量后的失眠就把我打败了。

回忆了一下这3年的路程,只有刚刚确诊那1个月还和医生有所沟通。之后的时间都是自己从各种途径买药,然后怀揣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想着自己能依靠自己的意志调整过来。

3年中也想过自杀,我甚至还为了从写作的途径去舒缓对解放精神的欲望。为此我写过一篇小说——《自杀》,只是才写了一半,断断续续地写着。

偶有兴趣聊阅过心理方面的知识,这些问题本就是自己产生的。如果自杀,就是对肉体的残酷而对精神的慈悲,如果这样浑浑噩噩(间歇性的,并不是每天那么严重...

伪装


       一切关于回忆又好似就是回忆本身的这种调味料,又好似五味杂陈的东西。从出生起便被名为“好奇”的火焰在“生活”这口锅子里反复煎熬,直到被时间炖成一锅混沌,人们美其名曰:“无聊。”



       故城胡同的人们并不知道这样一个鳏寡老人,银白色的鬓发中都隐藏了怎样不堪言说的往事,但在老人的眼神中,回忆这样的东西似乎不是那么沉重的东西。他可以在胡同巷口老槐树下的棋局中伪装成一个啰嗦搅局的老顽...

从你的枕边路过

亲爱的

我还没在梦中见过



秀色若滴的面容

所以

不敢轻言爱你


我带着对爱情的犹疑和恐惧

无数次

仿佛从你的枕边路过

沉沦在属于你纯真甜美的梦中

失眠

无暇做梦


所以

亲爱的

我还不敢轻言爱你


汉笙

2016.01.05

立在孟冬

诗人
在雪花的扉页上
留下了黑色的笔墨
衬衫上的咖啡渍
刚刚从脑皮层中
逃出

朋友
瞥见了落叶破碎后
在秋天收获的孤独
以及
耳边的呢喃:
“铁轨上不只有海子的血液
还有我们并肩驶过的痕迹”

香烟

它是男人手中的火炬
载举着愿景和现实
奇妙的折磨
在寂寞的夜里
燃出一丝烟火

它是女人手中未送出的花朵
包含着相思和渴望
温柔的纠缠
在冰冷的日子里
迸出一息温热

繁星在天上
你握住一颗星在地下
摇曳
摇曳
直到
化为随风灰烬

不悔

每一匹庸俗的皮囊中

都住着一颗背叛的心

那么

朋友

当冰冷的子弹

穿过层层皮肉的砖瓦时

你是否还循规蹈矩地认为

你在镜子中看到了真正的自己?

1 / 2

© 秦川乱步 | Powered by LOFTER